訊息報導

空虛寂寞覺得冷…國人愈老愈憂鬱 65歲以上11.4%服用抗憂鬱藥

2018-02-26


國人服用醫師處方抗憂鬱劑人口比例,明顯與年齡成正相關,65歲以上每千人高達114人。(資料照,取Pixabay)

「空虛寂寞覺得冷…」,別以為這是年輕人專屬的口頭禪,論起心情的「體感溫度」,多數人都是愈老愈孤單、愈活愈無奈,憂鬱指數也是隨著年齡增長一路往上狂飆。據健保資料統計,國人服用醫師處方抗憂鬱劑人口比例,明顯與年齡成正相關;即以30歲以下平均每千人15人用藥最少,65歲以上則增至每千人114人,爆增近7倍之多。



 

「最近因憂鬱症狀到門診求助的老年病人,真的是愈來愈多,其合併憂鬱、焦慮甚至恐慌的重度憂鬱症表現,也愈來愈普遍!」三總精神醫學部主任葉啟斌憂心地表示。 

出現「憂鬱症狀」 不一定都要吃藥

葉啟斌說,雖然身為精神專科醫師,但他也不認為或主張所有出現「憂鬱症狀」的民眾都需要在第一時間用藥。臨床研究,一般40歲以下的憂鬱症患者,由於多仍保有不錯的認知思考彈性(即思想邏輯通常比較不那麼固執),故透過專業的心理諮商、輔導,甚至宗教信仰的寄託、轉移等方式,對病情也能獲得不錯的改善效果。

相形之下,老年憂鬱症患者的臨床治療就棘手得多,因為他們活了大半輩子,個人思維模式與人生價值觀都已牢不可破,故一般老年會比年輕憂鬱症患者,更需要醫師處方適合個人體質的抗憂鬱劑藥物,「這種情況就好比一個人腿傷期間,會需要暫時拿根枴杖才能維持正常生活一樣;千萬不要有吃藥就等於承認有病,或者憂鬱症患者就等於瘋子的錯誤觀念。」


老年會比年輕憂鬱症患者,更需要醫師處方適合個人體質的抗憂鬱劑藥物。圖中人物與新聞無關。(資料照,顏麟宇攝)

葉啟斌表示,雖然只要是藥就會有副作用,抗憂鬱劑也不例外,但本期最新的《時代健康》(TIME Health)雜誌就引述了一篇在國際頂尖醫學期刊《刺胳針》(The Lancet)發表的研究指出,目前各大藥廠研發的醫師處方抗憂鬱劑療效不但都優於安慰劑(可能只是麵粉做的藥丸),更值得患者挑戰隨著用藥可能帶來的口乾舌燥等、注意力煥散等藥物副作用。

抗憂鬱劑連續8周以上治療 療效獲肯定

這項迄今為止史上規模最大的抗憂鬱劑研究,由英國牛津大學Andrea Ciriani博士擔任首席研究作者,共收集了522項跨國抗憂鬱藥物研究中,共計11萬6477名年滿18歲以上的憂鬱症患治療報告。結果顯示,雖然這些患者服用的抗憂鬱劑類型多達21種,但經專科醫師對症處方,以及連續8周以上治療後,其療效都獲得了肯定;即不僅比對照組的安慰劑有效,且使患者的抑鬱病情減緩了50%以上。

台北人最憂鬱 超過台中、高雄

在六都服用抗憂鬱劑藥物人口比例上,台北市以每千人74人的服藥人口比率,超過台中的每千人59人、高雄58人、台南53人,成為最憂鬱的都市。台北市用藥人口數19萬9466人,也是排名第一。


20180223-SMG0035-天如專題-六都服用抗憂鬱劑藥物人口比例 _工作區域 1.jpg

「我呷到快80歲,自己都快走不動了,還要帶孫子,真的是帶不動啊,但能怎麼辦,兒媳把孫子丟給我就走,有時幾個月也不見人影…偏偏是自己的孫子,我又丟不掉!」葉啟斌感嘆,如此這般在精神科門診老淚縱橫泣訴的老人愈來愈來多,但身為精神科醫師能提供的幫助卻有限。


精神科門診老淚縱橫泣訴的老人愈來愈來多,但身為精神科醫師能提供的幫助卻有限。(資料照,顏麟宇攝)
 

老年憂鬱症高盛行率 醫生呼籲重視

依人口推計,今年起台灣將正式邁入高齡社會(65歲以上老年人口比例,占全國總人口比例逾14%),正視老年憂鬱症的高盛行率,乃至於同樣長年高居各年齡層之冠的老人自殺成功率,才是葉啟斌要呼籲各界不可再繼續等閒視之的課題。


20180223-SMG0035-天如專題-國人近年服用醫師處方抗憂鬱劑藥物人口統計_工作區域 1.jpg

葉啟斌呼籲,老年憂鬱症好發因子除了個人體質,在國內少子化、年輕雙薪家庭長期發展下,又國內社區長期照顧體系仍嚴重缺乏,導致多數長者要不是淪為白天連個可以去的地方、講話對象都沒有孤單老人,就是被迫扛上隔代教養十字架的假鋼鐵老人…,在上位者若一日不解決這些問題,老年憂鬱與老人自殺的悲劇,也不可能會停止上演。
 

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Save
返回列表